被告人投案后揭发未然发生的犯罪事实能否认定为立功
发布者:开平市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5-10-8 17:00:18    点击次数:9881
 

被告人投案后揭发未然发生的犯罪事实能否认定为立功

——苏某坚等四人故意伤害案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开平市人民法院(2013)江开法刑初字第49号(二O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

2.案由:故意伤害

3.当事人:公诉机关: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  苏某坚,男,1969年5月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市,汉族。

被告人:  谭某丽,女,1979年3月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市,汉族。

被告人:  吕某雄,男,1983年11月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罗城县,汉族。

被告人:  梁某成,绰号:狗仔,男,1995年5月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市,汉族。

二、基本案情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苏某坚谭某丽与被害人黄某青因琐事发生矛盾,商量由被告人吕某雄找人教训黄某青。2012年7月26日18时许,被告人苏某坚吕某雄梁某成及吴浩源(另案处理)窜到黄某青工作的开平市三埠区祥龙尊尚发廊附近,苏某坚吕某雄指使梁某成、吴浩源进入该发廊殴打黄某青,两人进入发廊后由梁某成打了黄某青几耳光,致黄某青左耳鼓膜穿孔。经法医鉴定,黄某青的损伤程度为轻伤。梁某成于同年9月1日14时许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投案后向公安机关揭发他人有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公安机关通过其向被揭发人购买毒品从而抓获被揭发人,公诉机关已向本院起诉被揭发人该次贩毒行为。

另查明,破案后谭某丽的亲属代四被告人与黄某青协商并达成赔偿协议,赔偿了黄某青经济损失4500元。

三、案件焦点

被告人投案后向公安机关揭发他人有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继而协助公安机关通过电话联系方式向被揭发人购买毒品从而抓获被揭发人,被告人该行为是否认定为立功?

四、法院裁判要旨

开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苏某坚谭某丽吕某雄梁某成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定罪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刑罚。被告人梁某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从轻处罚,其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但是,其揭发他人的犯罪行为,经侦查机关侦查,未得到证实,也即是说梁某成揭发被揭发人之前有贩卖毒品的行为没被证实,公诉机关所起诉的被揭发人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是在揭发后才实施的,因此,对公诉机关认为梁某成有立功表现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苏某坚谭某丽吕某雄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四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得到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苏某坚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二、被告人谭某丽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三、被告人吕某雄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四、被告人梁某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五、法官后语

立功制度是刑罚裁量中非常重要的从宽处理制度,亦是我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具体化、法律化。1997年我国刑法首设立功制度,对于分化瓦解犯罪分子、教育改造犯罪人无疑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然而,由于刑法对立功制度的规定较为粗疏散乱,导致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具体个案是否适用往往认识不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所称的“他人犯罪行为、重要线索”是否包括已然发生和未然发生的犯罪事实,没有明确指引,实践中因理解不一,直接影响对立功的统一定性和量刑。笔者认为据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应当是已然存在的具体犯罪事实或线索,这是与立法本意法律价值相一致的。《解释》中所称“他人犯罪行为、重要线索”的外延仅指该被告人揭发时已然发生的犯罪事实,不包括在其在案后制造条件才导致发生的犯罪事实。本案中,被告人梁某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后向公安机关揭发他人有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并没有得到证实,其后公安机关通过被告人向被揭发人购买毒品从而抓获被揭发人,公诉机关也只向本院起诉被揭发人该次贩毒行为,故本案的被告人揭发他人贩毒的犯罪事实属于未然发生的犯罪事实,其揭发的“他人犯罪行为、重要线索”不属于《解释》中关于犯罪线索的已然存在的内涵要求,故该行为不属于立功行为,不应适用《刑法》第六十八条关于立功的规定,不能认定为立功。


          编写人:开平市人民法院  李萍秀

 


主办:开平市人民法院
办公地址:开平市沿江东路82号 邮政编码:529300
联系电话:0750-2212945
网址:FaYuan.Kaiping.Gov.Cn
开平市人民法院版权所有